网路社群的双面刃:伦敦恐袭后梅伊再次呼吁加强网路管制

网路社群的双面刃:伦敦恐袭后梅伊再次呼吁加强网路管制

网路与社群媒体是现代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在促进资讯的传递并加强人际连结的同时,它们也成为恐怖份子组织攻击行动和散播恶意讯息的管道。近年来恐攻事件愈趋频繁,每次攻击发生后,网路社群便会成为众人挞伐的对象之一,Facebook、Twitter 和 Google 等企业皆曾饱受批评。

国会大选在即的英国经历了动荡不安的 3 个月:从 3 月恐怖份子开车撞人杀警、5 月曼彻斯特自杀炸弹客袭击演唱会,到 6 月初极端主义者于伦敦桥开车撞人砍杀平民,皆使得英国国内与国际社会反覆思考如何抑制恐怖攻击活动。而就在伦敦恐袭数小时后,英国首相梅伊再次声明政府必须加强网路管制以打击极端主义线上的影响力。梅伊表示,网路管制法的实施将使那些恐怖份子无所遁形,此外她也抨击许多科技公司未能移除或通报恐攻相关的讯息。「我们不能允许网路成为极端主义的温床,但这正是那些提供网路服务的科技公司正在做的事。」

利用恐袭强化政治理念?

在发表这则声明后,许多人认为梅伊是在利用恐攻事件譁众取宠,尤其她先前已将国会改选日期提前至 6 月 8 日,让人不免将她的言论与选举进行连结。讽刺的是,目前首相和警方都无法证实网路社群与这起恐袭有关。伦敦国王学院教授 Peter Neumann 认为梅伊的演讲政治意味相当浓厚,他在推文中评论:「很多大型的社交平台已经封锁许多圣战士的帐号,导致越来越多圣战士转而使用像 Telegram 这种经过加密的通讯软体。这并没有解决问题,只是让那些极端主义者换一个方式罢了。」「除此之外,在网路社群发表激进言论的人其实并不多,因此将恐攻怪罪于网路社群是一个有利于选举政治但是相当愚蠢的举动。」英国一名立法者 Lyn Brown 则在 BBC 的访问中表示,警方和其他反恐机构需要的是更多打击犯罪相关的资源,而非新的法律。

从内政大臣到首相──梅伊饱受争议的监管政策

这并非梅伊首次在监管问题上引起争议,先前担任内政大臣时,她曾大力推动《监听者宪章(Snooper’s Charter)》:英国近 50 个政府部门有权查看每位公民的网路使用纪录,并要求网路服务提供商将这些资料保存至少一年,而警方不需取得授权令即可拥有资料库的请求权。她在保守党于 2015 年取得国会多数席后便启动修法程序。就任首相后,梅伊也持续拓展政府监管的权力,她以打击加密软体为诉求,要求电信商与网路服务提供商必须让政府可以直接进入他们的系统来取得个人的通讯浏览资料。继任的保守党内政大臣 Amber Rudd 延续了梅伊的政策,她认为科技公司应和政府合作来限制加密软体的使用以免恐怖份子用来策划攻击行动。

保守党、科技公司和维权机构的数位权利之争

面对梅伊的指责,Google 声明他们已花费上亿英镑来打击平台上任何极端内容,并且正在推动一个国际性的讨论会来加强他们在这方面的表现;此外他们十分认同政府打击极端主义的理念,也会确保恐怖份子在他们的平台上没有发声的权利。Facebook 则表示,当他们认知到平台上存在着激进的言论时,他们便积极地透过科技与人工审核的方式来移除与恐攻有关的内容;而当有危及人身安全的紧急事件发生时,他们会立即通报警方或当局。Twitter 也正藉由科技的协助来消除此类内容,强调极端主义在其平台上将无容身之处。

相较科技公司纷纷採取行动对付极端主义,英国维权机构 Open Rights Group 则在其网站批评政府的作为,「在这几起恐攻事件发生后,政府的回应似乎只聚焦在网路和加密软体的管制,我们对此感到相当失望。」「实施网路管制是一个风险很大的手段,如果成功的话,的确是可以减少恐怖份子互相沟通与散播极端思想的途径。但我们应该正视的一点是,像 Facebook 这种网路公司并非仇恨和暴力的根源,它们只不过是被滥用的工具。政府和企业可以施行一些合理的措施来限制极端分子,可是如果要找出真正的解决方案,我们就必须釐清极端主义背后的肇因为何。」

若保守党于 6 月 8 日的国会大选中胜出,未来英国的网路管制极有可能愈趋严密。网路监管与数位隐私之间向来存在着十分难以拿捏的界线,而这也将是往后政府机关、科技公司和维权机构三者间不断争论、进退取捨的範畴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