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ozan只是冰山一角!四类精神疾病成球员恶梦:雷射枪也

近年来,NBA在精神疾病治疗方面已严重滞后。全美精神疾病统计集团提供的2017年数据显示,美国有18.5%的成年人(大约1/5)在一年内曾罹患精神疾病。这一数据具有普遍性,NBA同样有这种问题。先前DeMar DeRozan就曾经跳出来承认,自己长年都和抑郁症在对抗。

NBA的漫长赛季对球员的身心都会造成影响,各队通常会僱佣顶级医疗团队诊治球员的身体伤痛,却往往忽视那些隐形的精神疾病,过去也有像Delonte West和Royce White等人就因为类似原因被迫离开球场。以下这些球员罹患精神疾病,可能是你不知道的:

一、抑郁症

病理解释:又称抑郁障碍,以显着持久的心情低落为主要临床特徵。患者情绪消沉,甚至可能有自杀企图或行为,严重者会出现幻觉、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

病例1:Stephon Marbury

DeRozan只是冰山一角!四类精神疾病成球员恶梦:雷射枪也

Marbury的13年NBA职业生涯谈不上成功,甚至曾被尼克买断。2015年,当时已离开NBA六年的Marbury承认,他当时患上了抑郁症,并一度有自杀倾向。原因是:和教练不合而被公众诋譭,父亲在2007年离世,自己的球鞋公司经营失败。幸运的是,Marbury在中国得到重生。

病例2:Metta World Peace

DeRozan只是冰山一角!四类精神疾病成球员恶梦:雷射枪也

慈师父曾经被控家庭暴力,被沙加缅度一家法院强制接受愤怒心理谘询。2010年,他帮助湖人夺冠,他在接受採访时公开感谢精神科医生提供的帮助。World Peace对抗抑郁症的态度是积极的,曾服用过抗抑郁药,并在过去20年里谘询过八位心理学家。

二、强迫症

病理解释:属于焦虑障碍的一种,其特点为一些毫无意义、甚至违背自己意愿的想法或冲动侵入头脑,患者难以控制。

病例1:Ray Allen

DeRozan只是冰山一角!四类精神疾病成球员恶梦:雷射枪也

在这些患者中,Allen唯一一位未来可能能进入名人堂的球员。他在NBA打了漫长的18季,留下24505分、两次总冠军、10次入选全明星的光辉履历。但很多人想不到的是,Allen是位强迫症患者,看到地上有碎纸片就一定要捡起来,在飞机上看到队友随意调换座位会感觉不舒服,所以他才为自己制订了一份严苛的作息时间表,不过他并没有严重到影响自己生活。

病例2:Royce White

DeRozan只是冰山一角!四类精神疾病成球员恶梦:雷射枪也

从表面上看,White只是个NBA过客,打了3场比赛,亮相9分钟,1投0中,还有2次犯规。火箭在2012年选秀会上用首轮第16号籤挑走了White。但由于强迫症产生的焦虑障碍,White多次因缺席训练、害怕乘坐飞机、拒绝完成比赛和合约义务而和球队发生争执。2013年休赛期,火箭把他交易到76人,旋即又被裁。之后,国王曾和他签下两份10天短合约,但最终还是被扫地出门。目前,White效力于加拿大NBL联赛伦敦闪电队。

三、躁郁症

病理解释:属于心境障碍的一种,临床表现按照发作特点可以分为抑郁发作、躁狂发作或混合发作。

病例1:Delonte West

DeRozan只是冰山一角!四类精神疾病成球员恶梦:雷射枪也

West最初效力于塞尔提克,但真正令他声名鹊起的,是在骑士成为LeBron James的得力助手。在被诊断出患有躁郁症后,发生的几件事损害了他的声名。2009年9月,West因超速驾车被警察拦截,查出随身携带几件武器,包括一把上膛霰弹猎枪。第二个赛季,在LBJ加盟热火后,传出West和詹皇母亲有染。

病例2:Luther Wright

DeRozan只是冰山一角!四类精神疾病成球员恶梦:雷射枪也

Wright只在NBA打了15场比赛,为爵士拿到19分(1993-94赛季)。1994年1月24日,Wright拎着把枪在盐湖城街道上游蕩了好几个小时,敲碎了一辆汽车的挡风玻璃,开枪点射休息站附近的垃圾桶。但在被逮捕后,警察却把他送到了精神医学研究所而不是监狱。经诊断,Wright患有躁郁症,之后再也没有回到NBA打球。Wright过了几年无家可归的生活,2004年脚趾被冻伤并截肢。最终,Wright摆脱了病魔的纠缠,结了婚,回到母校西顿大学担任主场篮球比赛的DJ。

四、创伤症候群

病理解释:是指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

病例:Keyon Dooling

DeRozan只是冰山一角!四类精神疾病成球员恶梦:雷射枪也

Dooling是2000年首轮第10顺位,在13个赛季里效力7支球队。2013年,Dooling带着场均7分的贡献离开NBA,但实际上在他一年前和塞尔提克续约后,突然宣布退休,令人措手不及。当时,Dooling患上了妄想症,总觉得有人在跟蹤他。那年夏末,Dooling和邻居家的孩子在外面玩,邻居却报了警。这完全是场误会,Dooling因而精神崩溃。之后,Dooling来到医院接受为期一週的创伤后障碍治疗,这缘自他五岁时曾遭遇性侵犯。如今,Dooling已成为一名演说家和人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