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天开了大玩笑 印尼LGBT族群困境与挣扎

被老天开了大玩笑 印尼LGBT族群困境与挣扎

「我们不躲藏,我们站出来,我就是我!」印尼近来出现反 LGBT 浪潮,面对歧视和威胁,这群「被老天开了大玩笑」的人们只想活得真诚,活得安稳。

印尼近来出现对 LGBT(男女同志、双性恋及跨性别者)族群「制度性的歧视」,政府机关用公权力打压 LGBT 族群的情形无所不在。

印尼国会去年通过修法,禁止电视节目出现有关 LGBT 的内容,广告与纪录片中也不得出现有关同志的内容。

中加里曼丹省(Central Kalimantan)的东哥打瓦林因县(East Kotawaringin)政府和议会打算修法,禁止 LGBT 相关活动,认为 LGBT 活动会对社会造成不利影响。

苏门答腊帕里亚曼市(Pariaman)议会日前通过,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对同性恋和跨性别居民开罚 100 万印尼盾(约新台币 2170 元)。

雅加达近郊德博县(Depok)政府日前成立反 LGBT 的特别部队,取缔 LGBT,宣称这个特别小组可以「治癒 LGBT 族群」。

雅加达近郊,有变性人甚至遭警方以高压水枪沖洗、当众羞辱,警方宣称这是为了「洗涤他们的灵魂」。

事实上,LGBT 族群在印尼存在已久,人权团体把近来打压 LGBT 族群加剧的现象,归因于明年选举将至,政治人物为争取选票的行为。

印尼 LGBT 人权组织 GAYa Nusantara 分析,每逢选举期间,印尼就会掀起一波反同风气,地方政府会互相仿效立法禁止 LGBT;有些政党为了争取选票,打压 LGBT 族群的行为比伊斯兰宗教团体还严重。

印尼「变性人」(Waria)是 LGBT 族群中备受打压的一群。在印尼文中,男人叫 Pria ,女人叫 Wanita,Waria 就是两个字的结合,指变性人。

记者曾实地走访位于德博县的「变性人之家」。这间专门安置年长变性人的收容中心成立于 2012 年,为全世界第一家收容年长变性人的庇护中心,是由印尼变性人的人权斗士「尤莉妈咪」(Mami Yuli)奔走、募款而设立。

「变性人之家」都是年过半百的变性人,面对这群人,友善的当地居民早已和他们打成一片,个个都是儿童口中和蔼可亲的「阿妈」。

根据统计,印尼共有 3 万 5000 名变性人,大多数以卖淫为生。

本身也是变性人的尤莉妈咪,成立变性人之家的目的是要收容年纪超过 60 岁的变性人,也训练他们谋生技能,让他们可以透过按摩、烹饪等有尊严的工作,自食其力。

谈到印尼变性人的困境,尤莉说,外界对他们的歧视无所不在。在印尼,许多人不愿和变性人同桌吃饭,变性人的亲友过世,家族也不允许他们返家奔丧。

最让尤莉不能接受的是,在印尼,如果有变性人被杀害,其他变性人是不被允许去认尸或看遗体,因为警察认为变性人是「不洁的」。

她说,外表上,男同性恋、女同性恋及双性恋都是看不出来的,而变性人则经常因目标显着而被找麻烦。像是警察会称呼变性人人渣、娘娘腔等。阻街卖淫的变性人经常遭到殴打。

为了替变性人争取权益,尤莉几年前先是以 46 岁的年纪拿到印尼一所大学的法律学士学位。她接着再花两年半时间,获得塔马大学(Universitas Tama Jagakarsa)法学院刑法研究硕士学位。她要用知识的力量,替更多变性人发声。

「我们(变性人)不躲藏,我们站出来,我就是我。」尤莉鼓励变性人要透过学习和教育,才能帮助变性人的声音被外界听见和重视,进而改善自身处境。

尤莉在毕业典礼上说:「我们(变性人)站上舞台,我感觉所有人都在注视我,所有人都在为我欢呼。」

她希望印尼为变性人开启一条没有歧视的道路,让变性人也拥有基本人权。

除了生活上备受歧视,就连最基本的宗教信仰,LGBT 族群也是被排斥的一群。

在印尼大部分的清真寺中,男性穆斯林和女性穆斯林必须分隔开来参与宗教活动,而变性人穆斯林往往无法在一般的清真寺里礼拜祷告。

在泗水市郊的伊斯兰阿尔法塔习经院(Al-Fatah)是变性人穆斯林的避风港。和其他穆斯林一样,他们在斋戒月中禁食自省、诵经听道、日落后和亲友一起开斋进食。

虽然这群变性想要和其他人一样虔诚信奉伊斯兰,不过强硬派团体「伊斯兰圣战前线」却视他们为有罪之徒,数度前往阿尔法塔习经院,阻挠变性人穆斯林们颂经、祷告,甚至扬言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都应该被杀掉,因为穆斯林社会不能容忍这些偏差的人。

即便如此,当地许多人权团体还是力挺阿尔法塔习经院的变性人穆斯林,认为外界不应该剥夺他们「亲近神的权利」。

事实上,许多印尼 LGBT 族群都有类似的无奈心声,好像老天在他们身上开了个大玩笑,明明是男儿身却有女人心,或是明明是女人身却有男儿心。

随着印尼强硬派穆斯林声势和话语权看涨,加上政治势力为争取选票而激化反 LGBT 的浪潮,印尼 LGBT 的处境日益艰难。

不过,像是尤莉妈咪捍卫的「变性人之家」或泗水阿尔法塔习经院提供变性人穆斯林避风港,印尼社会各角落支持 LGBT 族群的声音从未消失过。

就像尤莉妈咪的老战友、年逾古稀的变性人尤蒂(Yoti)被记者问到,如果时光倒转回到当年离家、决定变性的那一刻,她是否还会做出一样的决定。脸上始终挂着开朗笑容的尤蒂毫不犹豫回答:「我还是会选择当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