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是为了回家:普林斯顿成长之路》:一切都是因为爱

《出走,是为了回家:普林斯顿成长之路》:一切都是因为爱

Vista来自风城,现居台北市,悠游于网路、媒体与科技产业。平常喜欢看看书,写写字。出版过电脑书、小说,更爱在字里行间寻觅人生的况味。

我曾经在书店翻阅过《出走,是为了回家:普林斯顿成长之路》这本书,但内容似乎和自己的想像有点儿不同。我原本以为,这大概又是一本讲述资优生、天才儿童成长故事的书籍,抑或是冲撞现有教育体制的经验谈。再不然,就是讲小留学生离乡背井的故事,乃至于求学过程中过关斩将的诸多丰功伟业。

本书作者刘安婷小姐很年轻,2008年从台中女中毕业时,顺利推甄上台大外文与政治系,也很争气的考上美国十所名校,最后选择就读提供全额奖学金的普林斯顿大学。但她没有像其他的留学生一样,留在异乡谋取更好的发展,反而在求学过程中便主动争取去遥远的迦纳、海地等地参与志工工作,也埋下日后返台投入教育志业的种子。

从这里,自然也可以看出这个女孩与众不同的地方。她的人生,也非一帆风顺,该有的挫折和焦虑,一样也没少过。

看完这本书之后,我忍不住鬆了一口气。还好,我有一点儿猜错。在《出走,是为了回家:普林斯顿成长之路》这本书里面,自然记载着许多作者赴美留学的生活点滴,但更多的是她对这个世界的观察与关怀。难能可贵的是她小小年纪便能对这个世界产生好奇,并且身体力行去探索,后来找到关爱与拥抱人群的方法。

我虽然不认识这本书的作者刘安婷小姐,但我和她一样,都喜欢三毛与张爱玲。她们的文笔,来自对于生活的积累和人事的洞察,而流浪是一生之中无可避免的宿命,更是赖以为生的养分。显然,流浪不只是刘小姐的憧憬,更是一种生活哲学。

想想,我和她唯一的交集,大概就是曾经看过她在二○一三年的TEDxTaipei年会所发表的演讲。她的台风稳健、口才便给,落落大方、充满自信的模样不像是一个大学才刚毕业没多久的女孩。

这幺一位年轻的女孩子,顶着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的光环,聪明才智自然不在话下,但她并未循着前人的足迹前进,反而执意走出一条康庄大道。

就像本书推荐者所言,她的不平凡之处,就在于她没有以卓越做为换取世俗所谓「成功」的垫脚石。相反地,她眼中所看到的,更多是人们的真实需要,特别是那些贫穷的、不足的、被忽视的,和需要关爱的孩子们。

刘安婷小姐于2012年自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威尔逊公共与国际事务学院毕业之后,曾经在纽约某医疗顾问管理公司工作,后来毅然放弃高薪,投入「Teach For Taiwan」(为台湾而教)计画的筹备,回到故乡台湾来圆梦。

说到「Teach For Taiwan」(为台湾而教)计画,自然得先从美国的「Teach for America」计画说起。

1989年时,同样来自普林斯顿大学的校友温蒂.寇普(Wendy Kopp)有感于当时美国教育资源不均的情况,于是发起了「Teach for America」计画,成功号召五百位大学生前往贫穷地区,展开为期两年的教学工作。

如今,「Teach for America」计画已经扩大为「Teach for All」组织,在全球二十六个国家都有人参与,希望可藉由群策群力来帮助全世界的穷苦孩子,让他们得到品质良好的教育。

受到普大校友的启迪,加上受到父母投身台湾偏乡教育的家教影响,让刘安婷小姐毅然投入「Teach For Taiwan」的计画。师法美国的理念和制度,帮台湾偏乡培育更多的师资。

2013年,她凭藉想要为乡里服务的热诚,顺利取得了合作授权,正式返台成立「Teach for Taiwan」。同时,透过全球组织累积多年的教材经验与网路资源,进一步在地化之后,以「一个方案解决两个社会问题」为出发点,推动青年朋友投入偏乡教育的神圣工作。

刘安婷小姐指出,「从这些经验,我更体会到孩子成长过程是需要老师的长期陪伴,台湾偏乡学校招募不到优秀老师,但奇怪又同时存在着青年就业不易与流浪教师失业的矛盾情况,我就一直在思考如何do something for Taiwan?」

今年二月初,在「Teach for Taiwan」所举办的第一届教师招募活动中,竟然有接近两百人来报名角逐仅仅八个名额,不但让刘安婷小姐感到讶异,也让大家看到台湾的希望。经过严格的甄选与培训,如今「Teach For Taiwan」第一批结业的老师,已经正式进驻台东等偏远地区。

「Teach for Taiwan」计画虽然才刚刚起步,堪称缴出一张不错的成绩单,虽然还谈不上成功,但至少已经看到希望的曙光。如果说,刘安婷小姐当年的远走他乡,是为了积累回家做一番志业的动力;那幺,我也得说── 这一切,都是因为爱。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LIN SHIH CHIEH